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修仙:從給爺爺燒紙開始 txt-140章 因爲愛的深熱推


修仙:從給爺爺燒紙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給爺爺燒紙開始修仙:从给爷爷烧纸开始
凡师兄、雪儿……
向来心平气和的沈欣桐,体内的火气只窜脑门,恨不得抬手一掌结果了那装无辜可怜的女人。
同时也在心中暗叹‘一语成谶’,当初说要做女舔狗,现在成了不折不扣的舔狗。
按照她的性格,在发现杨凡和表妹有猫腻的时候,不管有没有证据都会及时划清界限,但却一直犹犹豫豫想要个结果,不愿去相信。
现在更是怒火攻心了还担心杨凡的情绪,怕惹得对方不高兴而压抑自己。
只是因为不想和对方分开。
呵,女舔狗,爱得都快失去自我了……沈欣桐心中一阵自嘲,在杨凡和叶冬雪脸上看了看,朝叶冬雪走了两步。
“怎么,你想让杨凡给你出头?”
话是对叶冬雪说的,但沈欣桐的目光却盯着杨凡,似乎在问:你要帮她出头,骂我,甚至出手?
燃鋼之魂 小說
这一刻,沈欣桐心中赌气得想着,如果杨凡向着叶冬雪,不管自己有多爱,这段关系也要一刀两断,就当自己爱错了人。
她就不信,自己义无反顾悉心照料杨凡几个月还比不上叶冬雪和杨凡待一个晚上。
杨凡上前拉着沈欣桐的手,忙道:“桐姐,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对你出手,都是我的错!”
沈欣桐心头微松,抿了下唇,“你先看看手帕有没有问题吧。”
说完,她就转身朝林子走去,远处站着一道身影,镇鬼门的方小菁。
昨天沈欣桐被姜玥点了下,越想越担心,所以今天跟组走了一上午后,就独自离开来找杨凡了,先遇到方小菁,在方小菁的引路下找到了杨凡,正好看到两人手拉手一起跑的画面,本来就因为表妹的事心情不好,又被姜玥刺激了一下,看到如此场景哪能控制得住,直接就出手放了狠话。
此刻方小菁也一脸不可置信,内心震动,她看得最清楚,沈欣桐爆发出的实力虽然不确定具体什么境界,但她敢肯定绝对比宗门练气六层的师叔要高。
不过震动之余,方小菁心里还是非常爽快的,搅和了叶冬雪的好事。
突然,她眨了下眼睛,心中疑惑,杨凡只提了一个装猎物的网兜,登山包哪去了?叶冬雪的登山包也不见了。
另一边,杨凡盯着手绢,其上传出淡淡的香味。
叶冬雪快步上前解释道:“凡师兄,我的手帕没有问题,我怎么可能给你下药,这只是我家族制作的一种香料,安神静气用的。”
安神静气,确实能让人心神放松下来,再加上两人之间那点暧昧和长时间安稳缺乏危机意识,没注意周围的动静也情有可原。
“你没事吧?”
叶冬雪用手背贴了下眼角,微微摇头,将表演弱势进行到底。
“离目的地不远了,前去汇合吧,抱歉。”
“这是大还丹,治疗内伤有奇效。”
杨凡将一颗大还丹推送到她面前,然后转身朝沈欣桐追去。
此刻他慌得一批,惭愧得无地自容。
与别的女生暧昧,被正牌女友当场抓住,在他看来,和婚内出轨被老婆捉奸在床没什么区别。
他的感情生活并不丰富,和白秋沐恋爱期间,从来没闹过别扭惹得对方不高兴。
从小到大与有数的几个异性相处,也没出现过眼前这种友谊小船要翻的危机。
可现在……
没了笑脸的沈欣桐让他很紧张,如果失去对方,自己将会很后悔很心痛。
同时,杨凡意识到自己和杜兰月之间的事有多么严重。
此前,或许是因为杜兰月主动退却,让他觉得能够掩饰下去,就此揭过。
但终究纸包不过火,等到事情败露……想想都有种晴天霹雳的感觉。
还有那消失的行程记录仪内存卡,杨凡本来怀疑可能沈欣桐拿了,但从晋金回来通过一系列观察,觉得沈欣桐并不知道凯迪拉克车内发生的事。
侥幸心理让他选择相信沈欣桐所说,那行车记录坏掉了没来得及更换,只不过正好是在自己不注意的某个时段。
原本按照杨凡的性格,是要找机会和沈欣桐坦白的,但莫名却将自己带入堂弟杨翦,如果是杨翦,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毕竟在女人方面堂弟确实经验丰富。
而带入的结果便是,万万不能说!
到你消失为止
不然,九成要掰。
“哎……”
杨凡心烦意乱,脑子乱成一锅粥,思忖:“现在只能硬着头皮瞒下去了,至少得把眼前的事解决好……”
很快,杨凡追上并肩行走的沈欣桐和方小菁,方小菁露了个微笑,便换了个方向离开。
等到方小菁消失在感知范围,杨凡态度非常诚恳,“桐姐……我错了,对不起。”
沈欣桐扭头看了他一眼,心中诧异,居然这么干脆,从杨凡的紧张,她看出对方心里是在乎自己的。
仅此一点,就让她心中的怨念消散一大半,却板起脸淡淡道:“错哪了?”
杨凡注意着沈欣桐的表情,试着道:“都错了,我不该和叶冬雪走那么近,但我有必要解释一下,我和她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沈欣桐:“她昨晚进了你的帐篷?”
“……”杨凡一呆,知道肯定是方小菁说的,急道:“前后不到两分钟,她给我送驱蚊香水,说了几句话,我就出去和周星宇换岗了。”
沈欣桐心中暗骂叶冬雪一声贱人,都大概能想到叶冬雪进了帐篷之后一定对杨凡做了些超出寻常的行为,不然杨凡怎么可能没到换班时间就出自己帐篷,不过这也让她感到欣慰,杨凡没有色令智昏,犯下让自己难以接受的错误。
“你的帐篷,为什么是你出去?”
杨凡被噎了下,想了想道:“我知道她目的不纯故意接近我,想要从我这得到储物戒和符箓,你放心,以后我会注意,还有我和她真的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昨晚我离开帐篷之后,一直在修炼突破,你看,我现在到筑基期了。”
沈欣桐一怔,感觉了下杨凡身上的元气波动,这也太快了,从练气七层巅峰到筑基,就两天的时间,哦,其中还有自己的功劳。
“恭喜。”
说了一句,沈欣桐拉起杨凡的手,“小凡,我没有不相信你,但你真得好好反省,我和方小菁到林子里有半分钟,这么近你居然都没发现,如果是其他有歹意的人呢?”
本来她还想说叶冬雪那些丑闻,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种事要说也得是杨凡从别人口中听说,自己说的话不免让杨凡觉得是自己故意编排。
毕竟,她刚刚看出来了,至少在叶冬雪给杨凡擦汗的那一刻,杨凡的眼神里有叶冬雪。
杨凡心中一喜,看样子沈欣桐应该没怪自己了,反手握着她,“那不生气了?”
沈欣桐的标志梨涡终于浮现,白了一眼,“我哪敢生你的气,筑基大修士!”
心中却一叹:谁让我这么爱你,离不开你呢!
杨凡咧嘴,趁胜追击,“桐姐,要不回去我们就领证吧?”
“……”沈欣桐愣了下,定定地看着杨凡,莫名鼻子有点酸,心中一道道涟漪荡开。
她自己都不懂为什么才认识不久的杨凡让自己这么痴迷,在对方练功出了问题成了傻子,可能永远恢复不过来的情况下,还义无反顾的去照顾,认定一辈子要在一起,二十八岁的成熟女人做出了十七八岁小姑娘的不理智举动。
没有人知道我到底有多爱你,你也不知道……沈欣桐心中想着,心情却有些复杂,“结婚的事,以后再说吧。”
因为她想到了表妹杜兰月,如鲠在喉,嘴唇动了动,想要直接问杨凡,出口却变成了,“结婚那么大事,有很多事情要准备,你不也说了要跟我求婚嘛,就这样啊?”
即便是因为表妹,自己要和杨凡分开,沈欣桐也想让自己和杨凡的关系保留在最美好的时刻。
“好。”不知对方所想的杨凡,心中大大松了口气。
沈欣桐展露笑容:“走吧,天色不早了,赶到目的地要找地方过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