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天才國醫笔趣-第一百八十章 我從未懷疑!


天才國醫
小說推薦天才國醫天才国医
此刻,ICU病房中。
石通的父亲被两名随床护士强行按住,身体分明是冻的寒颤,嘴里重复的,却依旧是那番说辞。
“求求你们了,让我钻冰柜里行吗,我真的太热了!”
“石叔叔,您别这样……”
至尊殺手傾狂絕妃
这里的随床护士,也都是见惯了大风大浪,可即便如此,她们还是面露不忍,努力克制眼中的雾气。
直到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两人才强作精神,回眸道:“秦院,林医生,您快想想办法吧,石先生的状态越来越差了。”
“嗯,交给我吧。”
林霄点点头,取出银针,在病人胸口迅疾落下。
这几针,均是出自《跃马横枪》。
尽管不能从根本上驱散寒毒,但效力凶猛的针法,能在最短时间内,缓解病人的惧热症状。
随着针法生效,两名护士清晰的感觉到,病人反抗的力道似乎没那么强烈了。
小林家的龙女仆 艾玛的OL日记
脸色一喜,一名护士说道:“林医生,真有你的,几针下去就好了。”
“离好还远呢。”
林霄哑然失笑,“但这几针,能减缓他对燥热的恐惧,再等一会儿,他应该就能体会到真实的感受了。”
果然,他话音落下不久,患者便抱紧自己,整个人缩成一团,颤的像个筛子。
“冷,太冷了!”
“医生,给我个棉被吧,我有点扛不住了!”
ICU里的人俱都一怔。
其他床的医生护士都投过视线,搞不懂这位病人是什么情况。
一会儿热的要钻进冰柜,一会儿又冷的索要棉被,尽管冷热交替在医学上不是什么怪病,可他这太夸张了一点!
“把被子拿给他。”
林霄示意的扬了扬下巴,不忘叮嘱一句,“切记不要碰了这些银针,否则,他的感受还会再次反复。”
本来两名护士还雷厉风行,听到这,动作立刻温柔许多,生怕一个不小心,坏了大事!
沐婉秋趁机问道:“你刚刚的针灸,医的是他的心理病症?”
“可以这么理解。”
林霄点头道,“惧热是他幻想出来的感受,而体现在脉象上,其实是几条经络出现了紊乱,只要以针法调整,是能够缓解病情的。”
说完,他看见沐婉秋若有所思,不禁苦笑一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中医针法确实能改善心理疾病,但想要根治的话,暂且也还是个未知数,因为我们无法确定,是心理问题导致的经络紊乱,还是经络受创,才投射·出心理问题,弄不懂这一点,就很难形成根治的系统手段。”
对于现代人来说,心理疾病的患病率居高不下,甚至还在连年递增,如若能找到一个有效的治疗手段,不知能拯救多少深受其累的病人和家庭。
这时,林霄发现沐婉秋右手举着手机,把他刚才的行针过程都拍了下来,不由感到好奇:“沐主任,你拍这些是……”
“留些素材,可以拿给小小参考学习。”
“噢,难怪。”
林霄笑了笑,看来沐婉秋不止是把苏小小当做了助手,也是把她看成是一颗好苗子,在以自己的办法,帮她快速成长。
而后,沐婉秋又道:“柳叶杯快要进入复赛阶段了,多帮你拍一些,也好挑选参加复赛的作品。”
“嗯?”
林霄一怔,“你觉得,那剂《川乌头汤》能医他的病?”
如非这样,沐婉秋又何须跟拍。
“我从未怀疑。”
比起林霄这边,跑去煎药的李庆林并不顺利。
修仙,修仙,你咋不上天
哪怕方剂上有秦南山的亲笔签字,到了煎药室,依然引起了轩然大波。
光是百克附子,就已经吓死人了,何况,还有四十克川乌!
在这些煎药师的眼里,这是要轰他们下岗的节奏啊!
“李主任,真的不行。”
一名煎药师挡在药台前面,面色为难,“哪有这么开方子的,虽然我们就是个煎药师,可我们也不是不懂,您这么搞,是要把病人喝死的!”
李庆林皱眉道:“看清楚,这是秦院和林医生的联合签字,有他们做担保,这剂药方没问题的!”
“那也不行,也许是他们看错了,您还是再确定一下比较好。”
“我有什么好确定的!”
李庆林急了,把药方拍在那人面前,“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再这么耽误时间,你们谁负的起这个责任!”
富江(上)
煎药师唯唯诺诺,动作却没有半点退让。
虽然他们只负责煎药,但每一道汤剂,都是他们的责任,谁知道,出了事情以后,药方上那几个签字,能不能保的了他们啊!
“怎么回事?”
僵持间,一道声音忽而响起。
煎药师打个激灵,苦笑道:“郭老,李主任拿过来一份药方,可这上面的用药……”
自从林霄以《长鲸吸水》一战成名,郭怀义在中医部就显得愈发清闲,有时一整天下来,都碰不上什么危重病人,之前他是无法接受的,但林霄医好了他的女儿,也让他渐渐打开心结。
既落得清闲,那就忙活一些旁的事情,比如,盯一盯煎药室。
当然,他也没那么乐于奉献,只是在这里,经常能见到各科室递来的方剂,自然也包括林霄的手笔。
他碍不下面子主动找林霄学习,但可以透过药方,学到不少新的思路。
而他看过几道方剂以后,虽然口头不承认林霄的实力,但来煎药室的次数,却是肉眼可见的增多了。
“百克附子?”
郭怀义接过药方,脸色大怒,“李庆林,你以后出去了,别说我是你的师叔,这种扯淡的方子你也开的出来!”
李庆林师承钱从章,也就是郭怀义的师兄,听见叱骂,刚才对煎药师的怒气顿时熄了一半。
可时间紧迫,他又只能硬着头皮说:“师叔,特殊时期,只能用特殊手段,这是老师给的方子,肯定没问题的。”
“这林霄开的?”
郭怀义一整个懵住,又拿到眼前仔仔细细端详一遍,然后把药方递回给煎药师,“那没事了,按方子煎药,断不可出现一点纰漏,明白没有!”
煎药师:“???”
您刚才不还说这方子扯淡吗!
这变脸也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