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奶團五歲半,大佬們排隊寵瘋了 籽幾-第九十四章熱推


奶團五歲半,大佬們排隊寵瘋了
小說推薦奶團五歲半,大佬們排隊寵瘋了奶团五岁半,大佬们排队宠疯了
别墅外,知了声越发厉害了。
才知恋始
凛优出了别墅,就不再有冷气。
热风猛烈地吹来,燥得他脑门上出了一层热汗。
凛优见没有人,就在旁边转了几圈,可几圈后,都没人喊他回去。
“什么嘛——”他不满的踢开了路上的石子。
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每个人见了凛软软之后,都会变一个人。
三哥也是,三叔也是,就连师父都……
哼,肯定是她给他们下了什么迷药了,不然这些人,怎么会对她那么好。她除了长得可爱点,就没别的好处了。
凛优一边想着,一边就无意识地走到了别墅的后院。
由于这个别墅,并不是杨林的常驻地,打理得也不是特别到位。
别墅后,还有一些荒地没有利用上。
凛优看着那些荒地,突然在树下看到了个坑。
他想到杨林刚给沈老爷子讲的故事,突然知道那个坑是怎么来得了。
不就是觉得凛软软有用,才对她那么好?
凛优愤愤不平地想,那他肯定比凛软软更有用!
那么想着,鬼使神差地,他向着树下的那个坑,走了过去……
·
林中百合
屋内,软软在安若又不说话后,就站起身,离开了她身边。
她走到一旁,对着沈老爷子摇了摇头,沈老爷子见状,也走了过去。
楊 十 六
夜墨和杨林则留在了原地。
夜墨一直看着软软,杨林则去关怀安若了。
不过杨林的关怀似乎不怎么起效,他再怎么说话,安若都是轻轻地点点头,或者摇摇头,没有更多的动作了。
“怎么样?”两个行医的人,心意相通,软软一个动作,沈老爷子就猜到了她的做法和想法。
“不太行,安若姐姐因为受了刺激,似乎下意识地开始把自己封闭了。”
“哎……”听到软软的确认,沈老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从他们进来之前,他们就知道了安若的情况很不对。
刚才在门外,他们那么大声吵闹,安若都没有一点反应,就很奇怪。
等再进来,看到她本人,两个人对视一眼,也就猜到了情况。
所以软软才先去试探了一下。
“很棘手啊。”沈老爷子说。
原本,这个状况就很棘手了,患者还很难沟通,那就更难知道细节情况,也就更难去判断她到底得了什么病。
“先试试吧。”纠结了一下,小软软鼓起了包子脸。
剩下的,就是慢无休止地望闻问切,等凛优从外面回来了,凛软软和沈老爷子,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无论是气血,还是各种器官,穴位,乃至反应等等……
安若其实都没有问题。
再加上俩人看了安若之前,被杨林骗去拍的片子,就更觉得没问题了。
“什么嘛?果然不行啊。”凛优灰头土脸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凛软软皱着眉,一副沉思的样子。
他想也不想,直接出言嘲讽:“你一个小孩子,就别装什么都会得医生了,你当你真的有那个能力,能医治别人啊?别回来把人家越治越坏吧。”
“还有,杨叔叔,你怎么想到找她啊,就因为她之前比赛赢了心爱吗?就算赢了,她也不会看诊啊,她才五岁,你想什么呢?”
“还有……”
凛优高高在上,一个个点了过去。
夜墨站在凛软软身边,微微侧眸,看了他一眼,眸中带着深深的旋涡,手指也动了动,似乎在考虑些什么。
而凛软软则看着手上做的记录,一直在皱眉。
“唔,安若姐姐。”凛软软又重新蹲到了安若面前。
“你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吗?比如在发病之前,去过哪,到过哪,遇到过什么特殊的事?”
总裁大人我已婚
安若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
杨林则道:“那段时间,阿若确实一直和我在一起,我们吃住都是一样的,她那段时间不太舒服,也没有出过门。”
他说着,看向软软:“这个问题你问了好几遍了,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
“嗯……”软软踌躇的点了点头,“确实有一点……但是……”
“啧,你就别装了,你能有什么想法?不就是不会看,所以瞎哔哔吗?你的身世需要我告诉杨叔叔吗?你可是……”凛优在旁边,继续没眼力见的添油加醋。
“闭嘴!”凛软软这次终于生气了,她的小眉头一皱,眸光掠过凛优,轻扫过去,带着冷意和高高在上的威严。
“……”一瞬间,凛优被吓得退了几步,连脑门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切……有什么了不起。”等回过神来,凛优咳了两声,却不敢再继续大声添乱。
不知怎么得,刚才凛软软看他那一眼,让他感觉……
仿佛是他妈准备打他前的眼神。
咳……
不过怎么可能?凛软软和他母亲像?
搞笑呢。
处理完凛优,凛软软又重新收回神色。
她拿着记录,看着杨林甩了甩:“现在估计看不出什么,我们,等到晚上吧。”
说完,她回头,看向沈老爷子:“老爷子,您说呢?”
“嗯。”沈老爷子也点了点头,“等晚上吧,有的东西,只有发作的时候,才能看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两个医生都同意了等到晚上,杨林也就去着手安排了。
凛软软缠着夜墨,让他给王诚还有凛夜然和凛老爷子打电话,把这件事说了出去。
“什么?不回来了?!”听着对面,凛老爷子气急败坏的声音,凛软软连忙离听筒远了一些,躲到了夜墨身后。
她就知道爷爷要生气,所以才要小墨讲电话啊。
“嗯。”夜墨眼光流转,看向身侧的小团子,雷打不动的道,“不回去了,安若小姐晚上才会发病,软软需要留下来观察。”
“不行!不行!你们两个小孩子,怎么能留在别人家?!而且那还是杨家……谁知道他们打的什么心思。还有,这个病看起来也挺厉害的,万一伤到你们怎么办?”
凛老爷子似乎站起来,不满的在溜达,听筒里,都能听到他来回来去走动的声音。
“这样吧,我现在过去,我跟着你们的话,我还能放心点,我……”
谣言已经传开了。
“喂,老凛啊,我是老沈。”而就在凛老爷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面。
凛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