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爲救女兒自制藥,攻克絕症笔趣-第123章 苦苦尋找的人分享


爲救女兒自制藥,攻克絕症
小說推薦爲救女兒自制藥,攻克絕症为救女儿自制药,攻克绝症
另一方面。
张秋芸按照张云海二人给的地址,找到了李老的家。
轻轻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孙桂芳。
“请问,你找谁啊?”孙桂芳见到张秋芸疑惑的问道。
“呃,您是孙阿姨吧?”张秋芸询问,对于李老家的情况她很了解,包括这个孙桂芳。
“是啊,你是?”孙桂芳一脸的疑惑。
张秋芸则是自我介绍道:“呃….我叫张秋芸,也是一位爱心人士,听说李老一直在出钱资助一些贫困山区的孩子,现在李老下岗了,就过来看望一下李老,看看你们家有没有困难。”
“哦,这样啊,那你先进来坐吧,老头子出去买鱼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孙桂芳招呼道。
“呃,好。”
张秋芸在孙桂芳的招呼下,进了房间。
一番招待之后,孙传芳便好奇的询问道:“小张啊,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啊?”
从张秋芸的衣着打扮上,孙桂芳能够看出对方的身份可能不一般。
“呃….我是开公司的,医疗相关的。”张秋芸也没有隐瞒。
“开公司的好啊,有前途。”孙桂芳感叹。
“你和我家老头子是资助贫困山区儿童时认识的么?”孙桂芳再问。
“呃….那倒不是,我呢目前有资助山区儿童这方面的打算,听说李老一直在资助山区学生,现在他不是下岗了么,就想着帮他一把,看能不能为他分担一点。”张秋芸解释。
我是刺儿头
“那真是太好了啊,小张。”孙桂芳猛然一拍大腿,一脸的激动。
“小张你是不知道啊,我家那老头,有着很严重的肺病,光是治病的开销就有不小。”
“原本吧,他能够做到医院部门主任的位置,按理说这点治疗费我们是能够担负的起的,可是老头子执意资助山区孩童,把积蓄都花光了。”
“按理说这是做好事我不该拦着,可是做好事也得量力而行啊,钱都被他捐出去了,我们俩孤苦伶仃的,又没有孩子,现在他又得了肺病需要高额的治疗费,可是他还在资助,还有三个山区的孩子在等着他每个月打生活费呢,你说这叫什么事嘛。”
孙桂芳心里委屈,她不是在抱怨李老做好事,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市井小民,思想没有李老那么崇高,他只想老伴好好活着,两个人能够平稳的度过余生。
听到孙桂芳的话之后,张秋芸含笑道:“孙阿姨,你别担心,我这次来啊,就是为了来解决此事的。”
“只要你能说服李老,以后那三个贫困生就由我来负责。”张秋芸打着包票。
“另外啊,你们家里有什么困难就直接跟我说,我帮你们解决。”张秋芸补充。
payme 台灣
孙桂芳则是摆摆手道:“困难倒是没有,就是老头子的病,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哎…..”
说道这里,孙桂芳脸上满是伤感。
“孙阿姨,我向你打听个事呗。”见时机成熟,张秋芸借机问道。
“啥事儿你说,老婆子我知道的就一定告诉你。”孙桂芳说道。
“听说李老认识一个姓江的制药天才,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啊?”张秋芸询问。
“姓江的?制药天才?”孙桂芳思索了片刻,随后道:“哦,你说的是小江吧,我当然认识,他来我们家好几回了呢。”
“那你能跟我说说这个人么?”张秋芸再问。
孙桂芳想了想随后道:“这个小江啊,的确是个天才,不过会不会制药就不知道了,他的记忆力特别好,学习能力也超级棒,是个当医生的好材料。”
“不过可惜啊,小伙子人挺好,但年纪轻轻的老婆就跟他闹了离婚,还丢下了一个身患尿毒症的女儿。”
“你说那女人得多狠心啊,能干出这种事儿?”说到江辰的前妻,孙桂芳也来气。
“身患尿毒症的女儿?还姓江?还离婚了?”张秋芸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后着急的问道:“孙阿姨,那他叫什么名字啊?”
“江辰啊,时辰的辰。”孙桂芳回答。
“江辰,竟然是江辰。”
张秋芸嘴角呢喃着,连忙拿出手机,拨了那份资料上留着的那个电话号码,结果显示江辰。
这个号码,与他前夫江辰的号码吻合。
“怎么可能是他?”
“他怎么可能是制药天才?”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看着张秋芸喃喃自语的样子,孙桂芳不禁揪了揪对方的衣袖道:“小张啊,你这是怎么了?”
张秋芸闻言这才恢复平静,略显尴尬的道:“呃….没事,没事。”
“哦,那就好。”孙桂芳点点头,随后继续之前没说完的话题道:“小张啊,你是不知道,那个女人啊是真的坏。”
“彤彤那么可爱的孩子,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忍心抛下的。”
“哦对了,听说她也是一个公司大老板还是啥,同样是开公司的,你就知道做慈善,而她却连自己的女儿都能抛弃,心肠真歹毒。”
听到孙桂芳这话,张秋芸脸上火辣辣的疼,可是又无法阻止对方。
“小张啊,你怎么了?似乎有心事啊,你别着急,待会儿啊,老头子就回来了,到时候你跟他聊,你们都是思想觉悟高的人,不像我这种市井小民,就喜欢聊这些家长里短的,哈哈。”孙桂芳说道。
张秋芸尴尬,没有说话。
公主与龙所钟爱的龙骑士
沉默片刻,她方才道:“孙阿姨,你确定那个江辰真的会制药?”
“呃…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听老头子说他学医有天赋,没听过制药的事情。”
“你要是这么想知道啊,待会儿他来了问问不就知道了?”孙桂芳见张秋芸对江辰这么好奇,说道。
“什么?你说他待会儿要来?”张秋芸一脸的意外。
大宋福红坊 小说
“可不是么,他啊,认我们家老头子当老师了,我们家老头子又托关系给他争取了一个中医院的名额。”
“你也知道,他们中医是可以师承的,非本专业的也可以当,老头子见小江在中医方面有天赋,就想着让他签署一份师承合同,然后考个试,去中医院当医生。”
听到这里,张秋芸明白了。
原来这个所谓的制药天才,都是张云海和叶永宁主观上给江辰冠以的名号,其实他并不懂制药,只是在中医方面有些天赋,恰好遇到李国涛和张云海他们谈论制药一事,发表了一下自己的观点而已。
至于江辰为什么能够说出那些富有建设性的话,只能说明江辰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处事的方法不同。
想明白这些,张秋芸觉得自己的行为很滑稽、很可笑。
自己苦苦寻找的所谓天才,竟然就是自己看不起的那个废物前夫。
而且,自己为此还奔波了那么久。
“哎,小张啊,你也不用着急,待会儿他们就回来了,到时候让他们懂得人跟你说吧,老婆子我啥也不懂。”
席笙兒 小說
张秋芸尴尬,不知道怎么接。
随后,她灵机一动,悄悄给司机发了个消息,让司机给她打个电话。
电话一响,她装模作样的聊了几句,随后挂断电话一脸歉然的道:“抱歉孙阿姨,公司临时有点事,我改天再来看望李老。”
她可没脸继续坐在这里,她的来意孙桂芳已经完全知道了,若是待会儿碰个正着,那她就真的无地自容了。
“哎,小张,你别着急走啊,他们待会儿就来了,吃完饭再走呗?”孙桂芳提议。
“不了,阿姨,公司有急事,我还是改天再来吧。”
说着,张秋芸就往门口走。
而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