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1996:勝者爲王 起點-第122章 鬼地方的聲音


重生1996:勝者爲王
小說推薦重生1996:勝者爲王重生1996:胜者为王
不敢回去正好,要不然唐求偏偏在这个时候给她讲鬼干什么?
他有种奸计得逞的兴奋,当年和她在一起也没这种感觉。因为相比之下,他更喜欢和薛小鲜在一起,她的柔弱很能激发男人的气慨。
“那你到我宿舍去?我们宿舍有好多空床铺的。”唐求试探着问了一句。
“才不去呢!你肯定没想好事…”说到这里,她脸上一红,这种事从她嘴里说出来都不好意思。
偏偏唐求还无比坦率地想和她探讨:“就是让你有个睡觉的地方,你又往哪里想了?先跟你说明确,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他没说的一句是,他随便起来不是人!
薛小鲜牙齿都响了,你不是随便的人,敢情我就随便了?我可是女生哎!
于是唐求再度尝到了蚀骨的滋味,这回她是真下手了。亲吻还能被接受,这算是情侣间关系亲密的一种必然的阶段。可是说些风言风语甚至想些龌龊念头就不对了,她目前还过不了这个坎!
“哎呀!你干什么,谋杀亲夫啊!”唐求呲牙喊。
薛小鲜手一颤,力度明显减轻很多,但还是说:“让你乱说!不许你讲这些荤话!”
姑娘,话说的对,可是你见过哪个男人不开荤的?
打打闹闹之间,他们已经快接近学校的转弯处了。那边有个“王家饭店”,是八中学子们平时聚会最多的地方,唐求也在这里消费过好几次。老板夫妻俩人很好,物美价廉。
旁边是刚刚收割完的麦地,鼻子里还能嗅到麦香,从近及远是隐隐绰绰的麦茬,在黑夜里十分静谧。
唐求还在扭后背。刚开始的时候确实痛,但后来薛小鲜动作轻了之后,就变成了搔痒痒。
真的舒服啊,要不说打是亲骂是爱呢,天天被喜欢的女生掐,乃是人生最大的乐趣也。
忽然,薛小鲜的手僵住了,然后紧紧抱住他:“你听,有声音!”
夏天她穿得本来就少,人贴在自己背上之后该感觉到的都感觉到了,十分受用。唐求心猿意马之下,难免又在上面不动声色地蹭了蹭。
小路上除了晚风吹过草丛的“呜呜”声,哪有什么别的声音?这小妮子是心里有鬼、近乡情怯,还没从刚才的情境中缓过神来吧!
薛小鲜其实知道他在乘机揩油,却没有时间跟他再贫,而是凝神又细细听了一会,确信有声音。
“真的有声音!”她抖抖索索地抱着唐求说。
唐求停下来,用脚撑住地面,倾听。
真的有动静,在远处的麦茬里!好像是在打闹。
然后他想起一件事情来。
应该就是在前生的今年,记不得哪一天了,反正是夏天,就在这一带,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弓虽女干杀人案件。一个才初三的女生在中考前夕去县城父母那里的晚上被人劫持到麦茬地,然后侮辱之后残忍地杀害了。
案件发生后,因为特别凶残,影响特别恶劣,弄得整个运上县人人自危,那段时间家中大人都叮嘱孩子不要外出,必不得已时都要告知大人跟着,很是惶恐了一段时间。
最终破案时又发生了一起颇有争议的事件,就是凶手通过运作,成功地拿到某家医院开具的精神障碍证明,又买通了法院的一些人,最后竟然只被判了个强制居家看管,啥事都没有,上诉之后仍然被维持原判。
然后死者的哥哥不干了,据说还是个退伍军人。就在结案后的第二天,拿了一把刀把对方杀死在家里,然后直接去公安局自首。
这件事闹得很大,省里都惊动了,下令彻查此案。在其后几个月的时间里,先后挖出了死者背后的保护伞好些个人,好像公安法院的都牵连一批。
最后那个退伍军人被判无期徒刑,连续减刑后实判十三年,这已是我国法律减刑的下限了。
唐求之所以记得,是因为那个被害的小姑娘就是“王家饭店”老板夫妻的女儿。这件事发生之后,老板夫妻曾泣血跪求八中学校的领导,请他们联名为儿子喊冤。当时正义凛然一腔热血的唐求他们,也真的出了一把力。
不会这么巧被自己碰到了吧?
万一是真的,有动静表示至少女孩还没有死!事情也还没恶化到最坏的一步。
一霎时唐求的热血上涌。救人一命如造七级浮屠,重生的意义不在于自己过得好,如果能够利用这种优势帮助身边认识或不认识的善良人摆脱困境,也是莫大的功德。
当然,他也不是莽撞的人,不至于救人把自己也贴进去了。记得犯罪分子就是一人,那么以自己的体格,真的和对方单打独斗也不至于落到劣势,毕竟在锻炼身体上自己没含糊过。
好歹还有薛小鲜在旁边呢,至不济,喊几声总行的吧?正义一定战胜邪恶,对方是做坏事,肯定不能像自己那样正气凛然!
灵感少女
只是得防着他有刀子,也不知道有多长,之前没多关注。要是那种大砍刀之类的就很棘手,但想到对方是预谋弓虽女干,不至于扛着大砍刀四处乱窜,无非是匕首之类的无疑。
唐求停下车,到路边找了根长长的树枝,给薛小鲜也拿了根抓在手里,又捡了几块石子放进裤兜里。
一寸长、一寸强,还有暗器在手,胜率并不会太难看。
“你跟在我后面,不要怕,我们去那边看看!”他猫着腰边前行边说。
薛小鲜见他这样,很害怕地说:“我们快点走吧!”
在她看来,离开这个鬼地方,早一点到学校就早一点安心,至少学校有灯光。这边黑灯瞎火的,听到的声音在风中凌乱,很吓人。
但是唐求已经在前面走了,她反而不敢待在路边,只能跟着。
其实唐求也想走,但是有个朦胧的声音一直缠在他耳边说:“救命!”
然后他听清了,是远处麦地里发出的断断续续叫喊的声音,还有人脚蹬在土里发出的窸窸窣窣的摩擦声。
人活着就好!然后因为他们两人的脚步声,远处的声音一下子沉寂下来。
但是唐求的眼力很好,仍然看到左斜方向地上的黑影。